雷鼎鸣:中美的防疫策略谁最适当-

雷鼎鸣:中美的防疫策略谁最适当?
香港《头条日报》网站2月27日文章,原题:中美的防疫战略谁最恰当?我国今次敷衍疫情所用的战略是否最恰当?世卫派了个专家队到内地调查,在陈述中对我国拍案叫绝,其高级顾问加拿大籍专家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更表明国际亏欠了武汉人,在疫情往后,还要正式再向武汉人道谢。在民粹主义众多时代,有些人是不信专家的,在香港,大骂我国处理疫情失当的人并不稀有。听说我国官方大约也不会以为抗疫已是做得最好。要点评我国的战略,最终仍是要作一些跨国的比较。国际上一次的严重疫情是二○○九年四月初次在美国加州一个女孩身上发现,这以后更分散至全球的猪流感。据权威性的美国疾控中心(CDC)估量,光是在美国,有六千一百万人受到感染,共死了一万二千四百六十九人,但此疫散播到国际各地后,全球因而致死的超越五十七万人,虽比不上一九一八年西班牙流感全球所死的五千万人,但也是惨烈了。反观今次肺炎致死的,到今日仍是二千多人,与猪流感相差仍远。有一点我非常疑问,在二○○九年及二○一○年我去过美国开会及旅行最少三、四次,但对此疫情简直毫无形象,模糊只记住在入境的机场中见到有张海报提示旅客要当心,民间对此世纪疫症好像无人理睬。上星期芝加哥大学商学院举办了一个关于今次新式冠状病毒的研讨会,讨论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讲者中有位流行症学教授,据她所言,美国在猪流感疫症中所选用的战略与我国今次所用的彻底不同。美国低沉,基本上没有叫人阻隔,更没有封城,不然哪有六千多万美国人中了招(以人口比例而言,等于我国二亿多人患病)?他们的情绪是横竖这次病毒传染性高,不会防得住,也无特效药可治,所以只集中精力主意减轻病毒对人体及经济的损坏,并寄望病毒感染了几代后毒性转温文。至于不封关,致使国际其他地方死了五十七万人,好像并不在美国当局考虑范围内。美国此种较为听任的战略是否最恰当?此种问题的答案要视乎决策者的价值取向及客观条件的束缚,在一地可行的在另一地或许彻底离地。我国的办法与美国大异其趣,背面的价值观及条件与美国都不同。我国的基本方针是武汉封城及不少城市的小区自我阻隔。这是陈旧但有用的办法,但经济价值较大,要靠后来的尽力出产补偿,优点是疫情分散较慢,能够争取到较多时刻让国际各地的医疗人员研宣布特效药或减轻病况的办法。若状况抱负的话,或许像SARS病毒因无宿主可感染自行了断,消失无形。世卫最感谢的就是武汉愿意为全国及国际付出价值,世卫见惯全球不同国家处理疫症的不同风格,深知我国此等自我牺牲的难能可贵。我国有做到的,又绝不止于要武汉或湖北的公民承担起一切的价值。世卫感到鼓动的是全我国公民所显现的利他及联合精力。已然武汉有难,我国其他地方的公民便争相援助,并且速度惊人。以全国之力,十天左右建好及配备了两所尖端防疫医院,国际没有国家可做得到。居民不出街,却有用率奇高的网购及美团的送食物解决问题,看来今次疫情结束后,新的消费形式会呈现。各个地区也大显身手,想尽办法协助武汉或全国减轻疫情。例如高科技城市深圳的比亚迪汽车厂在二月初更改装了出产线,快将到达日产五百万口罩及三十万瓶洗手液;华大基因在两天便弄出十万份检测试剂运往武汉;大疆的无人飞机则在高空散下消毒剂大范围消毒;机器人督查着小区的出入口及在医院中给患者运送食物;华为的5G把医师与偏远地区公民联系上。上述的条件不是每个国家都具有的,以我判别,美国便做不到,若是美国政府封掉一个城市,不但会闹翻了天,并且也无法如我国般全国发动减轻受压城市的苦楚,所以封城在美国并不可行,并且美国政府也没有我国政府所信任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价值观,底子不肯丢失经济利益。我国已做得穷力尽心,下一步就是有序复工。现在新增感染事例在内地已不断下降,不少省市都呈现零感染,但日本、韩国、意大利却出了问题,不知将来会否反转回我国?怎么保住经济的快速反弹及控制住新感染?最重要的恐怕是强化公民的防疫认识与生活习惯。日产一亿口罩的方针信任很快可合格,有了口罩及防疫认识后,全面复工已具备条件。(作者: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系前系主任雷鼎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